终端售价是普通产品3倍 高原之宝牦牛奶价格和价值真的对等吗?

产经 来源:北京商报 2021-07-16 10:56:48

以稀缺的牦牛奶奶源征战高端市场的高原之宝正在考虑撤离北京盒马超市。近日,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发现,高原之宝西藏牦牛纯牛奶(以下简称“高原之宝牦牛奶”)在部分盒马店内处于无货状态,盒马App上也显示该商品已售罄。一位高原之宝股东表示,由于销售情况不乐观,公司近期没有向盒马超市供货。此外,北京商报记者发现,高原之宝在官网宣传旗下牦牛奶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时使用“接近母乳”等母乳化宣传用语涉嫌违法宣传。

图片来源:高原之宝官方<span class=

北京市多家盒马超市中高原之宝牦牛奶均处于无货状态,盒马App上也有部分区域显示该产品已售罄。

盒马客服人员表示,目前部分北京盒马超市的高原之宝牦牛奶处于断货状态,且暂时没有供货计划。一位盒马超市内部知情人士透露,可能是销量不太好,高原之宝牦牛奶已陆续从盒马App下架。

一位高原之宝股东的人士透露,高原之宝确实有退出北京盒马超市的计划。“可能因为我们的运营商对盒马超市运营不太熟悉,现在该渠道销售情况不太好,所以我们近期没有供货。”

高原之宝相关负责人表示,高原之宝产品价格较高,一般渠道会定位在中高端,如果销售渠道偏中低端,产品动销就会很难。

据上述高原之宝股东介绍,高原之宝在北京华润Ole、华联高级超市、燕莎、翠微等渠道均有销售。不过,从走访情况来看,产品销售情况似乎并不乐观。

高原之宝客服人员提供的售卖点北京华联通州北苑店内销售人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店内没有高原之宝相关产品,也没听说过这个品牌。对此,高原之宝北京分公司相关负责人解释为,此前,高原之宝在北京华联通州北苑店有产品售卖,但由于卖得不好,销量不高,在疫情之后公司就停止了对该售卖点的供货。

从线上来看,由西藏高原之宝销售有限公司注册并经营四年的高原之宝食品旗舰店内共有20件商品,销量最高的是一款名为“高原之宝西藏牦牛纯牛奶”,规格200ml×12盒/箱,截至发稿前仅有304人付款,此外,还有11款产品付款人数不足10人,其中5款销量为0。

在业内人士看来,售价较高是高原之宝销量欠佳原因之一。以200ml×12盒/箱高原之宝西藏牦牛纯牛奶为例,其产品售价为177.6元,每100ml是7.4元,而规格250ml×12盒/箱的蒙牛特仑苏纯牛奶和伊利金典纯牛奶售价仅为65元,每100ml约2.17元,还不到高原之宝西藏牦牛纯牛奶售价的1/3。

终端售价是普通产品3倍,高原之宝牦牛奶价格和价值真的对等吗?

“经销商以终端零售价的6折拿货,这其中已经包含物流费用。”据高原之宝相关负责人介绍,高原之宝产品一般在拉萨生产,总仓在成都,从总仓发货再发给各地的经销商,可以配送至经销商附近的仓库。

资料显示,高原之宝于2000年成立,是目前全国规模最大的牦牛乳制品加工企业。高原之宝目前已在西藏拉萨、四川阿坝(若尔盖县和松潘县)、青海黄南、甘肃甘南等青藏高原牦牛资源集中区域建立了五大牦牛奶加工、养殖示范基地,产品涉及纯牛奶、婴儿配方奶粉、益生菌等。

“高原之宝牦牛奶的溢价是比较高的。牦牛奶奶源地多为西藏或四川,运输路途长、难度大,导致其物流成本较高,这也是一直以来大家认为高原之宝售价高的一个重要原因,但从目前看,经销商6折的拿货价中就已经包含了较高的运输费用,一般而言,企业去掉物流费和经销商利润后还会留有一定的利润空间,高原之宝的产品成本应该远远低于零售价的6折。”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

此外,高原之宝的牦牛奶营养价值是否高于市场普通牛奶也成为消费者关注点之一。从纯牛奶的重要指标蛋白质和钙含量来看,伊利金典和蒙牛特仑苏的蛋白质、钙含量相同,分别为3.6g/100ml、120mg/100ml,而高原之宝牦牛奶蛋白质、钙含量则为3.8g/100ml、130mg/100ml,两项指标比伊利金典和蒙牛特仑苏分别高0.2g/100ml、10mg/100ml。

在乳业专家宋亮看来,高原之宝主要是以小众稀有吸引消费者,其产品价值与普通牛奶差异并不明显。“高原之宝之所以卖得贵,主要是因为牦牛奶单产低,单位成本比较高。不过,食品不是藏品,大部分消费者会认为没有必要为其高溢价买单,在乳品领域,消费者更关注其产品性价比,这也是高原之宝不甚畅销的原因之一。”

为了能够快速走进大众视野,高原之宝在宣传上下足了功夫,甚至涉嫌碰触法规红线。

在高原之宝官方网站可以看到,其旗下牦牛奶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的介绍页面不仅在功能上宣称“针对体质弱免疫力低、优生意识强等消费群体”,还使用“接近母乳”“近似母乳化标准”等母乳化宣传用语。

根据《食品广告发布暂行规定》,食品广告不得直接或者间接地宣传治疗作用,不得借助宣传某些成分的作用明示或者暗示该食品的治疗作用,也不得明示或者暗示可以替代母乳。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食品广告发布暂行规定》,高原之宝上述宣传未能符合相关规定,已经涉嫌违规宣传,在一定程度上对消费者也有误导性,应予整改。

北京商报记者从市场监管总局方面了解到,普通婴幼儿配方奶粉不应该有所谓的功能宣称。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北京商报记者以消费者身份向市场监管总局反映上述情况后不久,高原之宝官网就删除了“针对体质弱免疫力低、优生意识强等消费群体”“接近母乳”“近似母乳化标准”等宣传语。

业内人士认为,从目前来看高原之宝销售情况不乐观,甚至还涉嫌违规宣传,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其未来发展,其三年前定下的5亿元业绩目标恐怕也难以完成。

2018年,高原之宝方面公开表示,要三年业绩突破5亿元并实现国内上市。如今三年之期将至,高原之宝尚未实现国内上市目标,而据上述高原之宝股东透露,目前高原之宝年营收为3亿元左右,具体财务数据不清楚。关于高原之宝未具体销售情况如何,业绩目标情况以及未来的产品渠道布局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采访高原之宝,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北京商报记者 郭秀娟 王晓

终端售价,普通产品,高原之宝,牦牛奶价格,对等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资讯播报